您所在的位置:首頁>>人文天水>>正文
天水在線帶你見證“燈影子”如何唱成大戲!(圖)
(2017/4/12 11:03:31)  來源:天水在線  打印本頁

天水在線帶你見證“燈影子”如何唱成大戲!

(演出)

  一百多年前,電影在美國出現。而在兩千多年前,一種最古老的“電影”已經在古老的中國大地上演,帶給人們無盡的文化享受,它就是皮影戲。據史書記載,皮影戲始于西漢,興于唐朝,盛于清代,元代時期傳至西亞和歐洲,可謂歷史悠久,源遠流長。

(演出)

  皮影戲,又稱“影子戲”或“燈影戲”,是借助皮影道具表演故事的民間戲劇,也是中國民間古老的傳統藝術,老北京人都叫它“驢皮影”。表演皮影戲時,藝人們在白色幕布后面,一邊操縱影人,一邊用當地流行的曲調講述故事,同時配以打擊樂器和弦樂,具有濃厚的鄉土氣息。

(演出)

  在天水,以前村里嫁娶宴客、添丁祝壽,都少不了搭臺唱戲。每當夜幕降臨,皮影戲班子就帶著簡單的行李到村口支好棚子準備演出,戲還沒開始,村里的老老少少就提著小板凳占據好了戲場中間的最佳位置,相互談論著即將開演的戲名,演員的唱功,順便趁此機會拉拉家常。小孩子跟在戲班后面一窩蜂似的吵著鬧著,東跑西躥,那種高興勁比過年還興奮。等到皮影戲正式開始,白色幕布上打著明亮溫暖的米黃色燈光,藝人們十指靈動翻飛,像變魔術似的用獸皮做成的人物剪影講故事。對天水人來說,皮影戲是兒時天真爛漫的回憶,也是心里一抹溫暖雋永的鄉愁。3月31日,在麥積區委宣傳部有關人員的帶領下,天水在線走進位于麥積區麥積鎮賈河村的甘肅尚書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親眼見證“燈影子”是如何唱成大戲的。

(皮影)

  甘肅尚書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位于麥積區麥積鎮賈河村,我們到達時,霍仲吉、霍義龍兩位老藝人正在工作室里制作皮影,他們身后擺放著一個博古架,里面展示著他們珍藏多年的皮影。雖然經過了近半個世紀,但這些精雕細刻的皮影依然顏色艷麗,線條繁復,彩墨漫染,每個人物都性格鮮明、活靈活現。霍仲吉是甘肅省美術家協會會員,從事皮影戲制作45年,具有豐富的皮影戲制作經驗,他告訴我們,這些皮影人物,最大的50多厘米,小的也有30多厘米,每一件皮影背后都有一個動人的故事,看著這些家珍,霍仲吉滿眼慈愛。

(演出)

  “我倆都是琥珀鎮霍家川人,一起從事皮影工作快五十年了,我主要制作皮影,他進行皮影戲表演。”霍仲吉向我們介紹著他身邊的老搭檔霍義龍,“以前每當農閑的時候,我們就跟著家里的大人給村民們演皮影戲。一到晚上,兩只白燈在兩米長、一米多寬的幕布后面一照,鼓樂一奏,好戲就開始了,看皮影戲是我童年最快樂的事。”霍仲吉說著,開始給我們展示他制作皮影的過程。

 (做皮影首先要制皮,以前我們都將牛皮放在爛泥里,陰置十天左右去毛,現在是放在20℃的水里泡一個月,接著將牛皮上沒剝凈的肉和毛拿刀刮干凈,再削成一小塊釘在墻上或木板上繃緊晾干,最后制好的皮子平整凈亮,呈半透明色。”)

(樣譜)

(鏤雕)

(鏤雕)

(鏤雕)

(鏤雕)

 

  秦州皮影的雕鏤制作,以上等牛皮為原料,經泡制、刮毛、去脂、磨、刻、染、熨、綴等二十余道工序精工細作而成。“做皮影首先要制皮,以前我們都將牛皮放在爛泥里,陰置十天左右去毛,現在是放在20℃的水里泡一個月,接著將牛皮上沒剝凈的肉和毛拿刀刮干凈,再削成一小塊釘在墻上或木板上繃緊晾干,最后制好的皮子平整凈亮,呈半透明色。”皮影戲有專門的畫稿,稱為“樣譜”,霍仲吉拿出一塊制好的牛皮,用刻刀照著樣譜將圖案的輪廓和紋樣描繪在底下的皮面上。“皮影集中了剪紙、年畫、窗花、雕刻等多種手工藝術手法,以鏤雕為主,結合傳統的繪畫線描形式,刀鑿并用完成。在裝飾紋樣上,最具有代表性的圖案有霧花、魚鱗、星眼、梅花、松針等,充分折射出了中國古代人民的審美志趣。”霍仲吉一邊對牛皮進行平面雕鏤,一邊告訴我們,秦州皮影運用獨特的陰雕陽鏤、明暗相輔的手法,能精雕細琢出氣勢恢宏的宮殿廟宇、玲瓏剔透的人物形象以及精致巧妙的花木怪石,皮影的圖案設計也都蘊含著吉祥的寓意,表達了人們對幸福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帝王的皇冠龍服,高官的烏紗蟒袍,后妃的鳳冠霞披,宮娥的彩袖垂裙,大家閨秀的雍華嬌貴,小家碧玉的弓鞋翠簪,平民百姓的布衣麻衫,紈绔子弟的綾羅彩緞……霍仲吉用一把小小的雕刀,將各種人物的裝束與面容神韻刻畫的惟妙惟肖。

(上色)

(上色)

(上色)

(上色)

(上色)

(上色)

  皮影刻好后,就該上色了。“影人的上色采用傳統繪畫工筆重彩方法,用固有色平涂分填,多次烘染,多以大紅大綠為主作強烈對比,著色后的影人絢麗諧調,栩栩如生。”霍仲吉說,給皮影上色主要使用紅、黃、青、綠、黑五種純色的中國畫顏料,用此顏料畫出來的皮影人物及道具投影到布幕上顯得晶瑩剔透,具有獨特的美感。霍仲吉手下的皮影,女性角色多妖媚秀麗,男性角色多豹頭虎目,舉手投足間無不惟妙惟肖,精致討巧。為了讓皮影動作靈活多變,一個完整皮影人物的形體,從頭到腳通常有頭顱、胸、腹、雙腿、雙臂、雙肘、雙手,共計十一個小部件。皮影人手握的部分插在竹竿或高粱桿里,人物的各個關節用線連接,可以靈巧活動,皮影人物的舉手投足全靠線的牽動。不到半分鐘,霍仲吉和霍義龍就組裝出一個騎在高頭大馬上,手握長槍的武將,霍義龍操縱著皮影,長槍不停地向前刺去,準備為我們表演皮影戲。

  霍義龍告訴我們,他們的皮影戲班不大,五六個人一個班子,演員大多都是男性,班主都是有著幾十年經驗的老藝人。演戲的行頭和道具很簡單,最多兩只小箱子就可全部裝下,箱子里包括表演時用的嗩吶、二胡、梆子、揚琴、鑼鼓等樂器,兩根木棍撐起一張白紗布,就是演戲時的屏幕,一盞昏黃的燈泡,一張桌子,幾條凳子,這樣皮影戲的舞臺就搭好了。俗話說“銀燈映照千員將,一箱容下百萬兵”,就是皮影戲最真的寫照。

  演戲的操耍技巧和唱功,是評定皮影戲班水平高低的關鍵,而這些技巧都是藝人經師父心傳口授和長期演藝苦練而成的。“在演出皮影戲時,藝人們都有操縱影人、樂器伴奏和配唱兼顧的本領,我們戲班的藝人演皮影時常常要同時操耍三四個影人。”霍義龍說著,開始為我們表演皮影戲。隨著鑼鼓齊響,整個工作室瞬間安靜下來,大家聚精會神地盯著前方有些發黃的幕布。不一會兒,伴著霍義龍滄桑而鏗鏘的唱腔,幕布上出現兩只活靈活現的影人,配著樂器的演奏,一舉一動恰到好處,高呼低喝形聲暗合,真是“一口敘還千古事,雙手對舞百萬兵”。

(演出)

  古書里這樣描繪皮影戲:三尺生綃作戲臺,全憑十指逞詼諧,有時明月燈窗下,一笑還從掌握來。傳統剪紙、窗花、工藝美術等民間藝術和地方戲曲、口技等表演精髓的融合,生動還原了一個個民間故事,造就了皮影戲的獨特魅力。它是歷史的真實寫照,也融聚著千百年來的民間智慧,堪稱集萬物于一體,演普天下之一絕。雖然皮影戲歷史悠久,但在今天,這門藝術的發展前景卻不容樂觀,在經濟壓力和社會潮流的沖擊下,很多皮影藝人,尤其是年輕人,都失去了前進的動力。然而,也有不少人用自己的方式,來探索皮影戲發展的可能性,霍向榮就是其中一位。作為甘肅尚書文化發展有限公司的董事長,他正在尋找一條屬于自己的發展道路。“皮影藝術扎根生活,地域性特點突出,表現的內容宏大博雜,非一朝一夕之功所能學成,所以現在對皮影感興趣的人很多,但真正想學的人卻極少。不管在藝術創作還是經營理念上,我們公司都保持了一個開放的心態,一直堅持對秦州皮影的發掘、整理、傳承和創新。”霍向榮說,“我覺得我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要在當下找到皮影藝術可持續發展的商業之路,在找路的過程中,我們不會放棄任何的可能性。”這一年來,霍向榮一邊做皮影的推廣工作,一邊到各省市開展民間調研,希望能夠學習挖掘更多的優秀傳統技藝。

  “總有一些樸素古老的文化值得被守護和傳承。”臨別的時候,霍仲吉笑著對我們說。只要還能行動,他和霍義龍必將時常相約在皮影工作室,一人雕鏤皮影,一人幕后作戲,眾人便能在生命的余光里,笑看朝野異史、風云無數。

秦州皮影戲

  在古城秦州,皮影因其材料多用牛皮制作,故秦州皮影戲又被稱為“牛皮燈影子戲”。據相關史料記載,皮影戲起源于漢,興于明,繁榮于清中葉,鼎盛于清末民國初年。秦州是秦人的發祥地,是秦文化的起源地,據專家考證,秦州皮影戲形成于秦時期,盛行于明,廣播于清,唱詞和唱腔主要以秦腔為主。因此,以秦腔為主調,皮影為主要表現形式的天水民間藝術,便在秦州這塊神奇美麗的土地上扎下了根基。 

  秦州皮影戲大約在明清時就已經十分流行,皮影的造型俊俏大方,外輪廓挺拔概括,鐫刻精細流暢。制作時選用年輕、毛色黑的公牛皮,這種牛皮厚薄適中,質堅而柔韌,青中透明。待牛皮煮熟刮干凈、晾至凈亮透明后即可制作。制作時先將樣稿輕畫在牛皮上,然后用各種型號的刀具或刻或鑿。之后用透明水色著色,顏色一般不調和,故而看上去整體效果純正絢麗、對比強烈。刻鑿、著色完畢后“出水”即熨平,這是其中最關鍵也是最難的一關。出水后再晾干,裝訂組合即可上臺表演。關于皮影的傳統雕刻技法和過程,藝人們歸納為順口溜說:“先刻頭帽后刻臉,再刻眉眼鼻子尖,服裝發須一身全,最后整裝把身安,刻成以后再上色,整個制作就算完”。在有些地方也有用硬紙片制作的皮影,但那種皮影挑動不太靈活,而且保存時間不常,幾年下來著色容易脫落,浸水容易腐蝕變形,在箱子中收拾不當還容易弄斷壓皺。因此,秦州早期的材料多數是用牛皮制作,偶爾也用驢皮、羊皮做的,但質量都沒有牛皮的堅韌、耐用。說到這里,我又想起一則關于皮影戲幕后整理存箱的流傳:說是皮影戲晚上演完后,有時因為演出時間緊,皮影的四肢可以整體存放,但是頭部必須單獨拆下來,不然這些皮影們晚上會在戲箱子里面鬧騰,搞得大家都不能正常的休息。

  皮影戲的表演一般是在晚上進行(也有在白天表演的,但其效果就沒有晚上那么逼真),臺子的搭建相對比較簡單,通常是用木頭或鋼管固定成“井”字形,上面鋪上木板,頂部蓋上棚布,表演時在臺子前方綁上一片不到3平方米的白布或紗布,用燈光照射用牛皮或紙板雕刻成的人物剪影以表演故事的戲劇。只有6平方米大小的后臺,一般只需二三個演員操縱皮影,其他幾名演員除了各自手里的樂器外,還要照顧到一邊放著的鑼或镲,時而還要在聲響的配合下,和著挑動皮影的藝人按照不同的角色,裝扮成生旦凈丑的腔調唱著秦腔。說起皮影,后臺看到的皮影顏色暗淡,被夾在一個個大布面夾子里,或者掛在繩子上,演員則根據劇情隨時取下來舞動,然而當燈光穿過皮影,白布另一側顯現出來的人物、房屋、用具顏色卻異常明艷。雖然如此,可觀眾對幕后的興趣非常的大,整個表演過程中,不斷有人掀起后臺的圍簾探頭探腦往里看,特別是小孩子,看皮影戲的表演,大多是沖著幕后這個神秘的地方而來。

  皮影戲的唱詞唱腔主要是以秦腔戲文(折子戲)為主,但唱法略有不同,戲文有暗示人們生活中要從善做人,不要做傷天害理的壞事,不然死后要受到陰間種種懲罰的劇目《游十殿》;有歌頌美滿幸福的愛情劇目《花亭相會》;還有大人小孩子愛看的古典打斗劇目《西游記》中的“三打白骨精”,《三國演義》中的“火燒連營、草船借箭”,《封神榜》中的“黃河陣”等。有的班子在剛開場時,還采用民間曲子、秧歌中“極興”的腔調,有時還帶有搞笑、娛樂的情節。如在城郊周邊流傳一個笑話:說是某村請了一家戲班子,晚上演出前戲子被派到村民家吃飯,有戶人家怕戲子過年太油的東西吃膩了,為了表達熱情,就特意漏了一頓鍋鯫(面魚),誰知戲子沒理會對這戶人家的意思,晚飯沒吃飽,便在皮影開始的對白中唱到:“來到了xx的xx村,鍋鯫漏了幾盆盆……”等等,結果惹得雙方都不高興。這里引用,只是說明皮影戲中的“極興”表達形式,沒有半點褒貶意思。

  秦州皮影戲在上個世紀六七十年代的天水特別盛行,大凡廟會和節慶期間,在南鄉和城郊區域一帶,各村都要請最好的皮影戲班來唱幾天,一來是圖個熱鬧喜氣,二來也是展示自己村子經濟實力的一種表現形式。八九十年代的秦州農村經濟還不太富裕,逢年過節、廟會期間能夠請得起大秦腔班子的鄉鎮不多,而皮影戲以它栩栩如生、惟妙惟肖的表現手法和經濟實惠的表演酬勞,贏得了農村老百姓的普遍接受和歡迎。每年的春節和農歷五月五“端陽節”、八月十五“中秋節”,皮影戲便在這里成了重頭戲。每到夜幕降臨的時候,全村都沉浸在一種喜慶、祥和的氣氛中,此時,男女老少都提著凳子早早的占好位置,只等待皮影戲開演的鑼鼓聲。正所謂是“你村唱罷轉我村,一村唱完走鄰村”,皮影班子往往是忙個不亦樂乎,如若哪個村的會長宴請動作稍微遲緩一點,戲班子來村時間緊,錯過了好日子,這個村也就只好等來年早早下帖了。 

  皮影戲的表演是一種雙重的藝術,一方面它需要表演者要有嫻熟的動作技術和靈活自如的形體分解,需要按照劇情的發展和樂器的節奏來恰如其分地達到表演的目的。另一方面,表演者需要有深厚的秦腔功底,皮影戲的表演好不好,主要是要看挑動皮影者的表演動作好不好,秦腔的調子響不響,能不能讓欣賞皮影戲的觀眾,真正感受到皮影藝術帶給他們生活的樂趣和精神享受。一種文化形式是和一種發展階段相對應的。中國的大多數民間藝術形式與農業社會的生活方式分不開。當各地都奔著更發達的生活方式前進時,注定要使非物質的、沒有現實的使用價值的藝術陷入困境。

攝影相關圖片
聚焦即將消失的鄉村記憶(圖) 煙鋪櫻桃花開朵朵(圖) 清水燴牛肉(圖) 伯陽鎮“十里桃花”(圖) 天水有個“杏花村”(圖) 清水扁食(圖) 天水白娃娃王姜樂被(圖) 木雕(圖) 雙玉蘭堂的千年玉蘭(圖)
德甲联赛虎扑